如蕤

我隐居竹林深处 不闻窗外事

我就诈一下尸
马上就躺回坟里


最近小女子除了一些肉什么都不会写了ᝰ

【墨言】酒后

假车_(•̀ω•́ 」∠)_
爱上不上_(•̀ω•́ 」∠)_
情人节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  今天的合资终于谈成了。即使累得不行,只想回家去好好睡一觉。李泽言还是晚上去和同事们庆祝了一下,这是联系情感的必要。之后还去了KTV,喝了点酒,到家已经一点半了。
  
  
  黑色的西装拿在臂弯,另只手松了松领带,微微用力,显得骨节更加分明。
  
  
  原本打理好的头发此时也已经软了下来,遮住眉眼,让人看不清神色。
  
  
  “滴……”电梯终于到了。
  
  
  李泽言迈着疲乏的步子进了电梯,按好楼层,便靠在光滑冰冷的墙闭起了眼。
  
  
  “滴……”到了。
  
  
  打开门,许墨还在客厅看书,只开着一盏小台灯,被暖暖的黄光笼罩着,儒雅的学者模样。
  
  
  “回来了?”许墨摘下银边眼镜。
  
  
  “嗯……”李泽言软软应了声。
  
  
  许墨放下书,接过李泽言手中的衣服放在一旁的衣架上,拨开他额前的黑发。轻声问:
  
  
  “喝酒了?”
  
  
  “嗯……”李泽言抱着许墨的脖子,整个人挂着他身上,全部重量压在他身上,还蹭了蹭。
  
  
  许墨被李泽言压得后退了一步,抱着李泽言的腰免得他滑下去。
  
  
  偏头亲吻了他的耳垂,才又温柔的说:“洗澡水早放好了,先去洗澡吧。”
  
  
  “嗯……”
  
  
  许墨扶着李泽言进了浴室。
  
  
  李泽言靠在许墨肩头,抱着他不愿撒手。两手环着他的脖子,在许墨耳边轻昵:“许墨……上我……”
  
  
  那语气真是婉转绵长。
  
  
  也只有在醉酒时,李泽言会这般温柔。平常做什么都会带着凝列的气质。
  
  
  因为……李总是个死傲娇。
  
  
  脸红得像樱桃还要死鸭子嘴硬。
  
  
  许墨僵了一下,还是慢慢推开他,剥去他的衣服,一件一件。
  
  
  修长的手指勾勒着机理。
  
  
  “嗯……”好听的呻吟从鼻子里哼出来。
  
  
  脱完衣服,又被许墨抱到浴缸里。李泽言腿长,腿弯着才能到浴缸里,可刚刚一坐下,又立马想站起来黏到许墨身上,像一只撒娇的猫。
  
  
  浴缸滑,李泽言又喝了酒不清醒,扯着许墨也倒在浴缸里,湿了满怀。
  
  
  许墨没来的及叹一口气,想着又要重新换衣服,竟被李泽言反扑吻住。
  
  又是缠绵许久,交换涎\\\\液。
  
  
  李泽言吻得极有攻击性,齿被撬开,疯狂席卷着。
  
  
  难道,被反攻了?
  
  
  想着又翻身压\\\\上李泽言。
  
  
  又是一番纠缠。
  
  
  来去几回,水都凉了。
  
  
  索性到了床上。
  
  
  一个晚上过去,果然李泽言还是身下那个。
  
  
  今天本是情人节,昨天晚上真的太激烈,天雷勾地火,加上还喝了酒,今天头痛得不得了。
  
  
  好好的情人节就在家躺了一天。
  
  
  不过许墨照顾得细致,李泽言一天除了嘴就没动过。
  
  
  吃饭喝水亲吻。
  
  
  好久没怎样休息过了。
  
  
  乘许墨抱着他睡午觉,轻吻他的唇。
  
  
  情人节快乐。
  
  
  心中默念着。
  
  

大家也情人节快乐❁
那个还要问一下❁
你们喜欢编剧许×演员言❁
还是词人许×歌手言❁
对,我要开新坑❁
you are mine两章内完结❁
会有番外❁

评论(7)
热度(111)

© 如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