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蕤

我隐居竹林深处 不闻窗外事

我就诈一下尸
马上就躺回坟里


最近小女子除了一些肉什么都不会写了ᝰ

「周叶」叶修,我要娶你 中

  如何养成一只周泽楷ฅฅ*
        看看叶修怎么做ฅฅ*

  
  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  
  周泽楷微微一笑的看着一脸错愕的叶修。叶修的手还保持在弹最后一个音的位置。
  
  周泽楷长得越发好看了,如画的眉眼,漆黑的发。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,翩翩少年郎,甚是漂亮。
  
  他一脸深情的看着叶修,红了眼眶。
  
  “叶修,我喜欢你。”说罢,便紧紧抱住了叶修。
  
  叶修颤抖着手也回抱住周泽楷。
  
  “小……小周。”声音哽咽,带着哭腔。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,一昔小雨落无痕。
  
  周泽楷将叶修的头抬起,吻去他的泪。
  
  “叶修,我长大了。”抱的叶修更紧。
  
  “我要娶你。”
  
  这句话本就很多年前应该说出口的。
  
  周泽楷,也是叶修离家出走的原因。
  
  周府和叶府是世交,也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户。周老爷和叶老爷有着出生入死的情意,也为皇上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  
  周泽楷与叶修从小就认识。一人善琴瑟,一人善书画。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情意。
  
  周泽楷从小就很漂亮,幼时比叶修矮些,叶修又比他年长。有时叶修就会捏捏他的脸,摸摸他的头,然后周泽楷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叶修,忽闪忽闪的,跟星星似的。每次周泽楷这样看着他,不管有什么要求,叶修都会答应。
  
  他是哥哥,要保护弟弟。但这情感不知何时变了味儿。
  
  周泽楷总是跟在叶修的身后,抓着他的袖子,时时刻刻黏在一起。有时周母叫周泽楷回家去了,周泽楷就会躲在叶修身后,死死抱着叶修。
  
  “不要,今晚我要和叶哥哥睡。”
  
  “好好好,今晚和叶哥哥睡。那你得问问你叶哥哥同不同意啊。”周母哄着周泽楷。
  
  叶修站出来一步,毕恭毕敬的对周母说:“伯母,今日就让小周与我睡吧。”
  
  这时叶母和周母就会笑着说:“哎呀,这两兄弟的感情可真好呀。”
  
  “可不是,我家老爷与叶老爷可不是如此要好的情意。”
  
  叶修的床也不大,一个人还好,两个人就有些挤了。睡觉时,周泽楷总会死死抱住叶修的腰,将头埋进叶修的脖子里,然后蹭啊蹭。
  
  “小周别闹了,我痒。”叶修覆着周泽楷的背说着。这时周泽楷就会抬头,用星星眼看着叶修。
  
  “叶哥哥……”还撅着小嘴巴,模样甚是可爱。
  
  “行行行,”叶修无奈的笑笑,又摸摸周泽楷的头,“给你蹭,想怎么蹭就怎么蹭,好不好啊。”语气里满是宠溺。
  
  这时周泽楷才笑出来,在叶修的怀里动来动去的。
  
  记得有次叶修与父去蜀州游玩,半月未见周泽楷。再次相见,周泽楷紧紧抱了叶修许久。
  
  “叶哥哥,我好久没看见你。”声音软软糯糯的,带着哭腔。
  
  “小周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叶修一脸宠溺地笑着说,又捏捏周泽楷的脸。周泽楷还撅着嘴,不高兴,一脸哭唧唧的样子。
  
  周泽楷的眼睛又眨巴眨巴,看着叶修,在跟他撒娇:“下次叶哥哥不管去哪,都要带着我。”
  
  “好好好,哥哥带你去。去哪哥哥都带你去。”说着又摸摸周泽楷的头。
  
  周泽楷听了这话,马上破涕为笑。开心的摇着叶修的手,眼睛笑得都弯了起来:“好诶!”
  
  叶修从小对别人就是一脸嘲讽样,独独看见了周泽楷,便是一脸的宠溺。
  
  而周泽楷见了其他人话少的可怜,就只知道“嗯。”“是。”“好呀。”只每每到了叶修跟前,便有了说不完的话。
  
  后来周泽楷大了,要开始读书了,一定要和叶修用同一个教书先生。叶母打趣儿说:“那你就喊你叶哥哥教你吧。”
  
  “嗯。”周泽楷用力点了点头。
  
  两人相处的时候又多了些。以前吃在一起,睡在一起,现在读书也在一起,整日都腻在一起了。
  
  人人都道,叶家与周家真是情意深厚,关系好,上辈子结了缘啊。
  
  京城周围有许多好玩的地方,大了之后两人的父母也允许两人四处游玩。登上山巅,饮酒一杯。叶修抚琴
助兴,周泽楷丹青添意。四目相对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  
  但到了成年,叶修开始觉着自己有些不对劲了。这时周泽楷比叶修高了许多了,但还是会像小时候那样跟在叶修的后面,没人的时候抓着叶修的袖子,还是会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叶修,晚上还会睡在一起,但已经是周泽楷抱着自己了,自己会在周泽楷的怀里动来动去。周泽楷的怀抱,很温暖。
  
  周泽楷也不叫叶修叶哥哥了,就叫叶修。什么时候开始改口的呢?叶修也忘了。
  
  周泽楷没怎么变,叶修觉得自己变了,有些变得不对劲。有时周泽楷教他写字,把他圈在怀里,握住他的手。他会不知怎的,感觉耳根子滚烫。他感觉得到周泽楷的气息就在耳边,每一丝呼吸都感觉的真真切切。
  
  这时叶修的字就会越写越糟,可周泽楷很有耐心的教了一遍又一遍,一点也不厌烦。
  
  “叶修,你不喜欢我吗?”周泽楷靠着叶修的耳朵说着,似乎要亲上去的样子。
  
  叶修的耳根子马上红透,比那胭脂还红,却还是故作镇定地说着:“哪有的事,我怎会不喜欢小周呢。”
  
  “那为何叶修你的字总是写不好?”周泽楷抱怨道,语气却是异常的温柔。叶修感觉到周泽楷的气息就轻轻呼在自己的脸上,有些痒痒的,竟很舒服。
  
  “许是我太愚笨了。”叶修还是故作正经。字写的更乱了,周泽楷贴得他更紧了。
  
  有一日不知怎的,与周泽楷喝茶时竟想明白了。
  
  叶修接过周泽楷为他沏好的茶,指尖恰好相碰,叶修便觉得酥酥麻麻的。连忙喝了口茶,还道了声多谢。
  
  “你我之间,何须言谢。”周泽楷笑着说。叶修低头不敢看他,觉得有些耀眼。
  
  我大约不会是,喜欢上小周了吧。
  
  以往小的时候,与小周如此亲近倒也觉得没什么。现在每每与小周单独相处,不觉间就脸红心跳加速。
  
  发觉了这情感之后,叶修就开始躲着周泽楷,每每周泽楷来找叶修,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辞。
  
  一日,叶修终于被周泽楷逮到。叶修被周泽楷按在墙上,圈在怀里。叶修马上耳根子就红了,飞快看了周泽楷一眼,又把眼帘垂下。
  
  “为何躲着我?”周泽楷问道,两人鼻子都贴着鼻子了,像是要亲上去。
  
  “没有没有,我怎会躲着你呢。”叶修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。
  
  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周泽楷靠的离叶修又近了些,嘴与嘴快要碰到一起了。
  
  “没有,没有的事!”叶修立即反驳道。然后他飞快的推开周泽楷,马上跑走了。
  
  那夜晚上,叶修想了很久。
  
  小周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,自己许是妨碍到他了。隔壁江府的小姐,好像对他有意思。
  
  自己可是个男人,小周怎么会喜欢男人呢,只有江家小姐才配得上他吧。
  
  我是不是,要离开了。
  
  叶修哭了一个晚上,自从与周泽楷交好后,叶修就再也没有哭过。如今要离开了啊。
  
  天蒙蒙亮,叶修留下了一封信,然后背上了琴,远去了。
  
  这把琴,还是周泽楷送的,名为长情。

评论(12)
热度(95)

© 如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