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蕤

我隐居竹林深处 不闻窗外事

我就诈一下尸
马上就躺回坟里


最近小女子除了一些肉什么都不会写了ᝰ

「周叶」叶修,我要娶你 上

  一共有三篇ฅฅ*
        灵感来自于甄嬛传?!
        好好看吧ฅฅ*
  
  叶修是清朝时的一个唱戏的,说好听点是名伶,难听点就是戏子。
  
  许多人想来赎他的身,想来买他走。因为那仿佛天仙才有的嗓子,和那葱葱玉指弹出的一手好琴。那琴声真是绝了,秦淮河中没人比的上,连叶修的手指尖尖也比不得,手速无人能敌。
  
  听了他的琴,人们才明白了何为古人的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
  
  一曲《凤凰于飞》,名震一时。
  
  叶修却从来没有露过脸,也用的是花名,一叶之秋。从来是坐在珠帘子后面,也从来没有人来掀开帘子,来的人都是风流雅客,那些不懂礼数之人,都被老板娘陈果过滤了出来。就算再有钱,也可能是见不到叶修的。
  
  有时曲子唱完了,叶修也会和客人交谈几句,或许乐理,或许诗文。若是聊的尽兴,叶修便会再送一曲。这一曲,可是从来没人听过的。
  
  叶修是从家里跑出来的,因为家里不允许他唱戏。出来时身上就背了一把琴,只身一人来到秦淮。
  
  风尘仆仆,身上也没有什么银两,最后是欣楼的陈果收留他。这一收留,可捡到宝了。
  
  叶修之所以没有被赎走,一是不想,而是有个秘密,不能被发现。
  
  他是男儿身。
  
  人人都道一叶之秋是温柔乡中那最娇柔的那一朵女人花,却没想过,一叶之秋竟是男人。
  
  一日,叶修像往常一样,坐在帘子后拨弄着琴弦。通过帘子,见那人是一身黑衣,也不说什么话,就在那品香茗,安静的听着小曲儿。听陈果说,这人好像是什么京城大户人家,叫他小心侍奉。
  
  “客官,还想听什么曲子?”叶修像平常一样问着。
  
  “《凤凰于飞》。”是好听的,有磁性的男声。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。那人又放下了茶杯,打开了折扇,那扇子上的花纹看不真切。
  
  这客人来了,只听一曲《凤凰于飞》,叶修已经唱了好几遍了。
  
  “凤凰于飞,翙翙其羽,亦集爰止。
  
         蔼蔼王多吉士,维君子使,媚于天子。
  
         凤凰于飞,翙翙其羽,亦傅于天。
  
         蔼蔼王多吉人,维君子命,媚于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清了清喉咙,开始唱了起来,宛转悠扬。那琴声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.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
  
  那黑衣男子又缓缓起身,走向了叶修。一个音不觉间稍稍跑偏了。
  
  “音错了。”那男子说到。耳朵甚是灵敏,音乐上的造诣,应该不低。
  
  他要干什么?叶修想着。
  
  那黑衣男子走了过来,用折扇撩开了珠帘,琉璃珠碰撞发出了响声,噼噼啪啪。
  
  “叶修,我找了你好久。”
  
  叶修抬头,看见那男子的容貌,还是和从前一样。
  
  凤凰于飞的最后一个音,走了。弦,断了。

评论(8)
热度(100)

© 如蕤 | Powered by LOFTER